偶尔抽个疯的脑洞集中地=皿=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

(译文)Send ‘em to the bar!(男士之夜)

ALHR短篇系列剧场,神经病向……


以下是作者警告:


警告:这篇文的存在只是因为我要期中考试!

 

另一条警告:引用了大量电影台词,如果亲哪里看不懂,那亲真的应该多看几部电影了XD

 

(君君:俺尽量找出处写注释=皿=)

 

还有一条警告:Ro是我写的长篇小说 “A Long, Hard Road”里的原创人物,不认识也不要紧~


背景: 

       我们到达酒馆时,恩……酒馆看起来-只有原第七天堂的八分之一的干净程度。很明显,大家都已经喝懵了,大部分人正摆着一张臭脸在那里呆坐。

       Ro一脸傻笑的两眼放直,水汪汪的眼睛无声的眨动;Cloud和Reno正在吧台沉默的猛灌龙舌兰,从桌上的空瓶来看,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了;而横在桌子下打鼾打到正欢的Rude,身边堆满了空啤酒罐和一小碟‘特制’布朗尼的残骸;Zack左手一杯威士忌,右手一杯伏特加,不过他看起来有些迷茫,沉浸在一种心神不安的状态;事实上,整个房间里唯一的声源来自于……额……台球室——Sephiroth和一杯鸡尾酒充满反思的对话。

 

Sephiroth: ……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描绘我的?!那个愚蠢的动作,还有那个‘哇哈哈哈哈’的笑声?!那到底是什么该死的诡异的反派笑声?!你有见过哪个蠢蛋这么干过?【指着玻璃杯中的橄榄,摇晃着手指】你没有见过,对吧?我敢用我的屁股保证……

 

Zack: 还在纠结你的合约?放弃吧,接受它享受它才是正解……

 

Ro:  ~我想要怒放的生命!!~

 

<Ro伸长胳膊在空中,咯咯的傻笑着,大部分人选择了无视他。>

 

Sephiroth: 享受它?说的轻巧。你看过那些写我的同人么?!每一本有我的同人小说和漫画,都是根据那个不靠谱的游戏后的产物!真是操蛋,我都怀疑我当初是怎么答应这个剧本的,那些愚蠢的台词,看在上帝的份上!那简直就像是从Evil for Dummies(1) 的某一页上随便截下来的……

 

Cloud <放下烈酒杯,尽管杯子与桌边擦肩而过,砸在地板上碎成一地渣>:要我说,你是个合格的反派,Sephiroth.

 

Sephiroth: 你怎么能这么说!

 

Cloud: <不屑地哼了一声>见鬼的,没错,你差劲透了。<抓过酒瓶继续喝>

 

Zack: ……至少你的形象设计不是大家讨厌的前男友<开始表演颤抖的双手,声音拔高到充满嘲讽意味的假声>  哦~ Cloud~ 哦~Sephiroth~我到底该选择谁呢?

 

<离Zack最近的Reno开始慢慢后退>

 

Zack: 去你的!

 

【Ro一边疯狂的咯咯傻笑,一边在傻笑的间隙咕哝着beer nuts】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同时在舞台上:

 

一束歪斜的聚光灯打在舞台上,然后一只非常非常非常醉的Cait Sith走上舞台,木质台子的边上倚靠着一个同样迷茫的Reeve,手中握着他的遥控器,小猫开始哼唱 “My Way.”(2)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Sephiroth: 神啊我讨厌这首歌!我发誓要不是我这么醉我一定要……要……妈的我忘词了!

 

Cloud: 你们有时候会不会觉得,自己整个人生就像是一个糟糕的首写小说?感觉自己的存在可以被很轻易的写在纸上,像是那种一段式的运动员总结之类的?

 

Zack: 运动员指南?我要是那么幸运就好了……混蛋……

 

Reno: 我一直觉得我的人生就像一个混的不好的只能拍短片的色情片主演……

 

【死一般的寂静】

 

Cloud: 怎么突然这么安静?台球室还好么?

 

Vincent <冲出台球室>:  酒!酒!酒!

 

Vincent抄起两瓶白兰地,迅速的跳回台球室,随后屋里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。

 

Yuffie的声音:  噢耶宝贝!

 

Vincent的声音:  我的球在角袋里!(My balls in the corner pocket!)

 

Yuffie的声音:  哦它好大!

 

Vincent的声音:  你知道的!

 

Sephiroth <看向Cloud>:  你知道,你真的应该让我毁灭掉这个世界,这对大家都有好处……

 

Yuffie的声音:  哦你个禽兽!

 

< Chaos的咆哮>

 

Cloud: 我还得再喝醉一些。<略粗暴的翻找酒瓶> ……我还不够醉,绝对不能记得这儿发生了什么……

 

<Ro的傻笑在持续飙升> 

 

Ro:  伙-伙-伙-伙计们……我high起来了~~~

 

Zack <皱眉>: 见鬼,你为什么这么开心?你甚至不是一个真正的角色!你都不存在!

 

Ro: ……伙计,兄弟……你瞧,我就像是Wedgeman,真是太帅了!

 

Sephiroth: 谁?

 

Reeve <醉醺醺的插嘴>:  Wedge Antilles,Star Wars里面唯一一个陪伴Luke度过三部电影的飞行员……

 

Sephiroth: 额,哦好吧<挥手> 谢谢你,情节先生!

 

Reeve冲他挥手致意,完全忘记了控制 CaitSith,小猫从台子上跌了下来。

 

Ro:  你瞧!就是这样!我只要让作者忘记我就能一直活到最后了,幸存者Roman Gemini噢耶!

 

Zack: 等一下,你确定你有姓么?!

 

Ro:  该死的,等一下……<环视四周>  等一下……

 

很明显Ro意识到了那里不对

 

Sephiroth <眼睛闪着邪恶的光>:  亲爱的你要知道,如果你在这里与我们交谈,这就意味着‘作者’现在正在写你,不是么?

 

Ro:  呃……

 

Zack: 为什么他有姓?我都没有姓!

 

Ro: <显然被Sephiroth的问题吓坏了>哦不……不……我得躲起来,马上躲起来……

 

Ro躲进桌角颤抖,Cloud冲Sephiroth皱了皱眉

 

Cloud: 你有点过分了……

 

Sephiroth: 你觉得他要崩溃了?得了,看看你边上那个笨蛋……

 

Zack: 我连姓都没有!我连姓都没有!我又要死了么?!为什么每次剧情关键的时候我都要死?!天哪我要死了要死了!我连遗言都不能留!

 

Cloud: Zack! 冷静点!你当然有姓!

 

Zack <完全不冷静>:  啊?我真的有么?

 

Cloud: <眨眼,试图从龙舌兰搅拌过的大脑里搜寻记忆,眨眼> 不对,你好像没有……

 

Reno: 我猜你要死了。

 

Nanaki: 嗨!

 

Zack: 啊啊啊啊啊啊 <从椅子上向后翻倒,头撞在地上人事不省>

 

Nanaki: 呃……  <面色骤变>  等一下……

 

房间里依旧清醒的人看着大猫奔向洗手间,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屁股。

 

Sephiroth: 他一直在这里?!

 

Cloud: 听起来他可有的吐。<眨眼,试图回忆,看向桌子下面> 嘿,Ro……你还好么?

 

Ro: <小小声> 我不在这……

 

Cloud: 呃……

 

Ro:  作者,他知道我在这……他知道的……哦该死我不在这儿我不在这儿……

 

Vincent <又一次跳出台球室>:  更多酒!更多酒!更多酒!

 

Vincent开始无情的搜刮烈酒柜。

 

Cloud: 嘿!嘿!住手!不行!坏Vincent!放下!放下!

 

Sephiroth: 上帝啊,你要拿走多少?!

 

Vincent: <傻笑>今晚我是一只调皮的吸血鬼~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同时房间外走廊上:

 

Cid: 喂,快用力揍我!

 

Barret: <耸肩> 没问题

 

Barret和Cid开始了凶残的扭打,大概这就是Midgar第一家搏击俱乐部的起源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Cloud: 不行,Sephiroth你不能杀 Yuffie和Vincent。

 

Reno: 别开玩笑了,伙计!

 

Sephiroth: 我又不是为了我自己,我在考虑将来……<发现大家都不把这当回事后一拳锤在吧台上>想象一下他们将来的孩子什么样?!

 

<Cloud和Reno 瞬间石化>

 

Cloud: 妈的,你说的对!

 

Cloud: 龙舌兰,必须再喝点……龙舌兰……

 

Ro: <仍在桌子下> 结束了么?

 

Sephiroth < 表情从Evil Gleam™升级成Evil Smirk 1.0 ™ > : 嘿,Ro,如果……其实没有作者呢?

 

死寂,一分钟以后,一只手颤颤巍巍的从桌子下探出,抓过一瓶威士忌后有慢慢消失了。

 

Cloud: 你太坏了……

 

-End-

 

注释:

1 evils for dummies  一篇著名的变形金刚guidebook,用词及其卧槽……

2 my way是一首欧美著名英文流行曲,旋律源自法国名曲Commed'habitude(一如往日)

3 evil gleam:3d建人模的时候可以用得一种表情,其实就是一种坏笑……


君君:稍微又修改了下贴吧版……依然看完整个人都不好了……超喜欢Ro(>﹏<)(>﹏<)


给自己的reminder:下篇不是生日就是小赛飞……


评论
热度(11)